当前位置:第一广告网 > 人物 > 正文

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对薄公堂 或可化解未为可知

2019-06-19 17:23    来源:第一广告网       责编:当量祥

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对薄公堂 或可化解未为可知

露露”杏仁露饮料实为一南一北两企业要生产,承德露露(000848.SZ)以北方为主,汕头露露隅于南方,当年都出自原露露集团,一南一北和平相处了二十年,却在近年官司频频。

《快消品》发现,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承德露露开始频频对汕头露露提起诉讼,影响大的有:2017年8月向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起诉汕头露露和北京沃尔玛百货建国路分店侵犯公司专利权,法院裁定驳回起诉,但承德露露于2018年7月再次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7年10月起,承德露露向家乐福、大润发、华联超市等80多家超市、电商及其总部发送律师函,要求其立即下架汕头露露产品。2018年以来承德露露在多家媒体上发表针对南方露露侵犯公司商标权、专利权的《郑重声明》。2018年2月,承德露露起诉南方露露和北京荣城文华超市侵害公司商标权,等等。

承德露露认为,“露露”的商标和专利归承德露露所有,汕头露露是侵权产品。

但汕头露露提出,双方一开始都是露露集团(已于2011年3月更名为“霖霖集团”)的控股子公司,20多年来友好合作,2001年底和2002年初,原露露集团(原露露集团当年拥有2006年将“露露”商标、专利、域名、条形码等无形资产作价3.01亿元转让给承德露露,2008年完成无形资产的过户手续。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和汕头露露目前的控股股东香港飞达公司,四方签订了《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依据这两份文件,汕头露露并没侵权。

汕头露露对文件中的约定做了部分介绍,其中包括“尊重并承认汕头露露公司早于股份公司(即承德露露)成立的历史,以及相关的合资合同和章程条款”;“露露集团和露露股份公司确认,汕头露露公司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汕头露露的“使用权利、责任和义务参照露露股份公司的条件”等等。

但是,承德露露并不认为这两份文件合法,这两份文件是否合法有效,成为南北露露争端的焦点和根源。2015年6月,承德露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这两份文件无效,但2017年底,承德露露撤诉。2018年7月,汕头露露向法院起诉承德露露,要求其履行这两份文件的要求,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案件将于2018年9月18日开庭。

《快消品》分析,如果商标归原露露集团所有,仅是授权给承德露露使用,而且不是排他性授权的话,原露露集团有权自行处置商标的使用情况而不需要经过承德露露的同意。以当下的标准衡量原露露集团当年的做法,签署文件时原露露集团是两家露露企业的控股股东,汕头露露又已经从承德露露中剥离出来,两家露露企业均生产杏仁露饮料。但目前原露露集团已经不是两家企业的股东,如果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的关系维持不变,大概不会出现南北两家露露剑拔弩张的现状。随着时间的推移,三方关系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在2000年,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和香港飞达共同商定由汕头露露投资发展“露露”利乐新型包装生产线,因为对于当时的利乐包装产品,承德露露作为上市公司,考虑到巨大的投入和风险,各方商议由汕头露露引进利乐包产品,以丰富露露产品系列,扩大露露品牌影响力。

到了2001年,由于汕头露露负责的南方市场比较新,营销费用大,加之新上利乐包生产线,投入远远大于产出,又采用新的会计准则令汕头露露在上市公司报表上出现经营亏损。承德露露认为,这种情况下汕头露露继续留在上市公司,会直接影响上市公司财报,不利于上市公司再融资。香港飞达公司和汕头露露以“露露”品牌整体利益为重全力配合,应承德露露要求同意暂时退出上市公司,各方商定将来在汕头露露效益好转时再回归到上市公司。就这样,汕头露露扮演了一个舍身顾大局的角色。

市场的平衡终究会打破,《快消品》从汕头露露总经理陈文处了解到,一向约定汕头露露在南方市场销售,此前承德露露也一直遵守不南下,但2018年开始发现承德露露将自己的产品铺往南方市场了。

而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之间的市场纠纷,并没有这么简单,早在2012年承德露露就有了收购汕头露露的初步方案,但价格上谈不拢。承德露露认为南方露露每年销售收入只有几千万,在南方露露经营到期、收购价格合理的情况下,收购还是可行的。

看来,南北露露的争端到底是以对簿公堂还是其他方式化解,目前未为可知。

关于本站 | 业务联系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例 | 版权所有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第一广告网广告行业权威门户网站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