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一广告网 > 人物 > 正文

制造主播

2019-02-07 19:03    来源:第一广告网       责编:admin

财经天下周刊2016年第19期


财经天下周刊2016年第19期

  以秀场模式起家的直播,用最原始的方式直击你最原始的欲望。

  本刊记者|石海威 编辑|李然 摄影|尹夕远

  在“猫爪”平台直播到第五次,一位名叫“李先生”的用户给我发了条后台私信。

  “你好,我是手机App直播平台负责人。之前看过你直播,有兴趣加入其他手机平台吗?多个选择多一些发展空间,方便给个微信详谈吗?”他的账号头像是空白,个人ID是149开头,以这种号码开头的僵尸粉居多。

  我被僵尸粉伤害过。当我第一次直播时,曾有33位149开头的用户出现在直播间内,他们的等级均显示为一星。在我自言自语了十几分钟后,不但粉丝数没有变化,评论和点赞也是零,尴尬可想而知。后来,听一位投资人对外宣称,僵尸粉并不能算在数据造假的范畴内,僵尸粉主要用于对新主播的信心激励。

  不过我还是选择和李先生保持联系,两天后,我们约在酒仙桥的漫咖啡见面。

  李先生

  “我看过你之前的直播,其实‘猫爪’平台不太适合你,考虑去‘人来疯’那播吗?我们可以给你做个培训。”他的谈判方式很直接,开出的条件也诱人。

  他戴了副无框眼镜,胸前挂着一串佛珠,手里还有一串,微信头像背景是书房,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如果不是早有戒备,好像也没什么理由不相信他。

  选择在“猫爪”直播自有我的考虑。在准备写一篇关于直播的报道后,我下载过5家直播平台的App,热度排名第一的那家限制高峰时段用户直播等级,4级以下用户从下午5点起便只能看不能播。“猫爪”就没有这种规定,而且滤镜还能够让人肤色比较显白。更重要的原因是,“猫爪”创始人是我的好朋友。第二次直播时他带领一众“小弟”和“马甲”来捧场,刷了一栋“别墅”和一艘“游轮”,让我一跃成为当晚主播排行榜的NO.1。礼物总价值172211个“猫爪币”,约合人民币2000元。

  当时就有热心粉丝截下了我和“游轮”“别墅”同框的画面,私信我说:“你要火啦!”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个资深主播,我曾向“猫爪”平台上的人气女主播楚楚讨教。她说要想提升专业度得先从装备上升级,并给我推荐了一家淘宝店,专门卖直播专用的3D背景布,有不同场景供挑选,效果可以以假乱真。背景布只要30元一张,有2米高,需要搭配T型背景架使用。另外,最不能少的就是补光灯,美颜、美瞳主要靠它。

  另外一位主播苏苏也提醒我,想要在直播里赚到钱,只靠外表和“套路”已经远远不够了。尤其是前期收益微薄时很容易自我怀疑:“我为什么要把时间分配到这,怎么来评判这件事对我的价值?”

  苏苏在中国戏曲学院读化妆设计专业,对造型方面十分在行,平均每半个月,她做一次Cosplay直播,上次她扮成《冰雪奇缘》里的Elsa,这次要化妆成韩国偶像明星权志龙唱韩文歌。“每次准备道具、服装、化妆最少要花上两个小时,有时道具钱比当晚的打赏钱还多。不过时间久了,观众会渐渐认可你的努力。” 从加入平台起,苏苏几乎每天都要直播,连除夕夜也没间断过。

  李先生开始了自我介绍,他的公司眼下有100多名员工,试图打造“全生态网红经纪公司”。我对“生态”这个词有点敏感。他解释道,“全生态”指的是,他们包含了影视公司、艺人中心、市场中心几大业务模块。这是一条流水线。想成名的女孩到这里先进行包括声乐、表演、形体训练,之后会与公司签订为期8年的经纪合约。

  我有点好奇,一个网红的生命周期会有8年那么长吗?

  “培训的时间,可能需要耗费1~2年,再帮她包装,又得1~2年,实际为公司产生盈利可能是3~4年以后的事情。”他给我看了他手机里的照片,是“储备网红”们上形体课的场景,她们身着统一的舞蹈服练功,看上去都非常年轻。

  “我们最小的艺人7岁,大一点也是92年左右,平均年龄在16至20岁之间。”他说。

  签订合约后的8年中,个人的所有对外事宜都需要由公司经手。合约期内、没有成名前不能谈恋爱,KTV等场合也禁止去——为了防止过度曝光。和其他网红公司的经纪合约不同,李先生的合约具有排他性,8年内如果有人要对公司艺人进行“网红租赁”,必须经过他手。这是货真价实的“卖身契”。

关于本站 | 业务联系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例 | 版权所有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第一广告网广告行业权威门户网站

可信网站
诚信网站